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不是小偷 > 六百一十二 仙人洞

六百一十二 仙人洞

    “他奶奶的,今天,绝对不能轻饶了这小子,还能这么干!故意啊!”仇彪瞪起眼睛,小声的说着。

    “唉!办事难,难办事!谁要不信自己试!”胡大发也是一脸恨恨的表情,但是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情,也就只好这么办了。可是没想的是,原来办事的流程里,还有这么一步。

    “咱们什么时候冲,我真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什么来头,就一个手里拿章的办事人员,就敢这样!哼!我给他打出屎来!”仇彪一边说着,一边捏着响指,拳头在手心里面摩擦着,像是打手一样。

    “嗳!别啊!你冲进去,是为了照相,摄影。打人!那是犯法的!不能打!”胡大发一边琢磨这,一边摇着头。自己心中何尝不是想动手揍一顿张处长呢?可是,真不能打!一打,没证据了,万一被蛇咬一口,拼个鱼死网破,自己的事还办不办啊!

    “啊?不打啊!那也太便宜他了!要不先照相,照完了再打,我觉得,这样的,不打不出火啊!正正经经做事,还得被他捏着脖子、刁难……”仇彪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完全能够代表很多办事人员的心声。

    “打,也不能打脸,人家还得上班呢!走了,上楼!”胡大发一晃脑袋,指挥着仇彪往楼上进发。

    “他洗完了吗?”

    “你以为男的和女的似的呢?凑合冲冲得了!还洗多久啊?再说,现在那个老张,肯定是欲火焚身的劲头啊,恨不得进去过遍水,吃片药就窜出来了!除去脱衣服的时间,你说,也该差不多了吧!”胡大发一边解释,一边轻轻的在前面带路。

    耳边努力倾听着,现在的手机,应该在柳芸儿的身边,只能听到一些微弱的声音,证明张处长还在擦洗着自己难以洗干净的躯体。即便身体干净了,里面呢?也是肮脏一片。

    走到门前,胡大发没敢继续冒进,轻轻的把耳朵贴在防盗门上,尽力的听着里面的声音,同时注意着手机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一心二用。

    “香香,我来啦!”也不知道是手机里的声音还是门里面直接传出来的,张处长已经打开洗手间的门,踢踏着拖鞋,走进柳芸儿房间了。

    “咋样,上吧!”仇彪有些紧张的看着胡大发。

    “再等一下!你洗完了,总不能光着出来吧!现在进去,还穿着裤衩呢!不行,憋他一个大的!要拍,就拍光屁股的!没他不服的机会!”胡大发咬着后槽牙,狠狠的说。

    别人都是赶巧捉奸,这是预谋捉奸,本来正义的事情,一下子就变走样了。就像正义与邪恶之间,相差本身不多,也许,就在一念之间。正常追求,无可厚非,玩弄手段,耍手腕,那就不好说了!

    “张哥,你真坏!着什么急啊!恩----”先是几声柔弱的能够听出潮水的呻吟,剩下的就是的脱衣服声音,以及粗壮如牛的喘息声。

    “小炎,你真的太可爱了,我忍不住了!来,给我来个……”

    “不要嘛!人家不会……呵呵!”

    “不会,你啥不会啊?床上的功夫,不说你是绝顶高手吧,那也是一方霸主!你还不会?哼!”胡大发皱着眉听着淫词浪语,手机交给仇彪,拿出飞龙丝,开始开锁。

    “彪子,准备手机,进去先拍照,再摄影,别耽误时间啊!”胡大发使着眼神,一边手里拧动着门锁。锁已经打开了,剩下的就是轻轻的拉开门,推开木门,探头进去。

    “恩!”仇彪着重的点了一下头,掏出手机,调好了照相机,时刻准备着抓拍床上画面。

    “咯咯,好痒啊!你真坏,躺下啊!快点……”

    “恩!小炎,你真美,好乖啊,爱死你了!”随着一声粗气,张处长躺倒在大床上,压得床板咯咯吱吱的响了一通,这才声音渐息。

    “冲!”胡大发一声短促的命令,大门被“咣当”一声用力地推开,胡大发和仇彪几乎是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进了柳芸儿的房间,随着手机拍照的“咔咔”声,张处长一下子惊呆了。

    冲进来的两个男人,都手持着手机,对着大床一顿猛拍,全身**的张处长睁着惊惧的眼睛,完全不知所措,但是仅仅一秒多钟之后,立刻翻身摸衣服,先遮挡一下总是好的。

    现在想起来,古人的肚兜是多么的科学,包裹在胸前的一块布,往下一拽,能够挡住罪恶之源,往上一拉,能够遮住春光一片,遮羞布啊!很重要的一个生活用品,被我们当做糟粕完全的丢弃了。可惜了,至少现在,忙乱的张处长是这样想的。

    可是,衣服,那里是那么好找的?柳芸儿早就在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之前就把衣服很凌乱的扔到离床很远的四处,想把衣服找全,再穿上,绝对不是三分钟能够做到的。

    张处长光溜溜一片,柳芸儿却是好整以暇,至少在胡大发和仇彪冲进来的同时,找到了一个枕巾,遮住了自己胸前,但是拍照还是要配合一下的,歪着自己的精巧玲珑的白玉一般的身体,轻轻的揭开那片枕巾,露着该露的、能露的,开始还是笑着,摆拍了几个造型之后,又改成惊恐万状的样子。

    好演员,绝对不是一次两次就能锻炼出来的。就今天这个场面来说,柳芸儿绝对可以拿大奖。

    “你们,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软件下载:你们想干嘛?你们是谁?”张处长慌乱之间,好不容易摸到了一件衬衫,还被仇彪用力的踩在了脚下,只好一边用力拉扯,一边蹲下身,用衣服角遮挡住自己哆嗦着的身体。

    仇彪一句话不说,几张拍照之后,抬起脚,一脚踹在张处长的胸膛上,趁着他向后拉扯着衣服,一下子摔倒在衣柜旁。

    胡大发进屋之后,检查了一下四周情况,还好,时间掌握的相当完美,该脱的,一件没穿,不该脱的,还有一些衣物避体,总算是得了小便宜吃了大亏,这件事,做的相当完美。
北京赛车pk10技巧论坛 香港六合彩历史开奖记 北京赛车pk10长久玩法 北京赛车软件计划哪个好 香港六合彩葡京赌侠
北京赛车pk10超级技巧 福彩北京赛车pk10官网 电脑盘香港六合彩买码网 赛车pk10现场 重庆时时彩组三和组六判定
北京赛车pk10有漏洞吗 2012年香港六合彩 北京赛车pk10冠军公式 北京赛车pk10违法 香港六合彩钱多多心水论坛
北京赛车pk10客服 网上香港六合彩36428邻居 2008年香港六合彩挂牌 重庆时时彩网投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