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 亲近

    所以,她这个妹妹的存在,就是为了替他追媳妇?!

    冯乔冷漠脸:“邵统领,你知道厚颜无耻怎么写吗?”

    邵缙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笑得人畜无害:“小表妹,我打小就书念的少。”

    他爹只教过他,脸皮厚,才能吃得饱。

    冯乔没绷住,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她忍不住朝着邵缙翻了个白眼:“郭姐姐的婚事我不会插手,我也没能力插手,我与郭姐姐哪怕关系再好,也不过是个外人,你要是真有心想要求娶她,就让府中的人自己去找郭家说项,我想以你如今在朝中的地位,郭家应当是不会拒绝的。”

    邵缙听着冯乔的话,撑着下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郭老夫人也允了此事,只是我终归是想要让她心甘情愿下嫁才行。”

    冯乔皱眉,听着邵缙的话直接说道:“所以,你是在介意温家的事情?”

    邵缙摇摇头:“我如果真介意温家的事情,今日就不会求娶于她,我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

    “那你刚才的意思?”

    “我和郭小姐算起来只有两面之缘,但是缘分这事情或许就是这么神奇,我之前没喜欢过旁的女子,也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但是我知道,我不想她难过,不想她哭泣,也不想她为了这些纷扰而曲了一身傲骨。”

    “我在意她,便是愿意接受她的一切,我希望她也是因为欢喜而嫁给我,不是为了温禄弦,不是为了郭家,就只是简简单单的因为我这个人。”

    冯乔有些动容,忍不住说道:“那如果她不愿呢,你就这么放弃?”

    邵缙挑眉:“怎么可能,当然是先娶回去了再说,我认定了她,她就是我媳妇儿,我这么一表人才,聪明能干,我就不信日夜相处之下,我邵缙还比不过温家那废材。”

    冯乔面无表情,所以他之前那么一堆情真意切的废话,都是说给鬼听的?!

    邵缙其实并不难相处,他没有冯乔之前想的那么冷漠,也并不像外表显示的那般老成,他不会刻意的抬高自己,却也不会谦虚的过分,他对着冯乔时,并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这种直来直去的性子让人觉得意外的舒服。

    就算不算上他是翁家人的这层身份,冯乔也觉得,邵缙比起温禄弦来,无疑是更适合郭聆思的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不依靠家世,便能给一个女子遮风避雨之地,更有那份能力护着她安宁。

    在邵缙说他回去后便会写信通知府里,让家中父母年节之后,便入京求亲之时,冯乔到底是没耐住他相磨,答应了会找机会,帮他探探郭聆思的心意。

    冯乔咬着点心说道:“我只帮你问问,其他的我不管,还有,你不许打着我的名义,去接近郭姐姐……任何方面!”

    邵缙瞪她:“你可是我表妹。”

    冯乔呵呵:“我又没认你当表哥。”说完她扯扯嘴角:“咱们算起来从来就没见过,说不定你认错了人,要不然滴血认个亲……哦,也不对,咱们这关系,远的滴血认亲都融不到一块儿。”

    邵缙噎住,半晌后才撇撇嘴说道:“小心眼!”

    冯乔哼了一声,她就小心眼怎么着了,总好过这混蛋为了追媳妇儿才认她这个妹妹,说什么怕被她爹爹当成趋炎附势的势利小人,她看他分明就是怕麻烦,要不是郭聆思这事儿,这混蛋肯定能一直瞒下去。

    冯乔毫不客气的将身前的茶杯往前一推,开口道:“倒茶。”

    “你……”邵缙瞪了瞪眼,想着他还得求着冯乔帮他,泄了气接过杯子认栽道:“行行行,你是小姑奶奶…”

    冯乔顿时笑弯了眼。

    两人明明才刚刚袒露身份,甚至于之前更没有来往,可是言语间不自觉的亲近却是让冯乔自己都觉得诧异,她不是没有防备之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邵缙的时候,她会下意识的觉得他值得相信。

    冯乔朝着邵缙挑了会刺,泄了那股子气后,到底也没再怎么着他,她捧着茶杯说道:“既然你告诉我了你的身份,那你要去见见我爹爹吗?”

    邵缙将茶壶重新放在小炉上,听着里面传出的咕嘟声,开口道:“暂时不要,我听楚修说过一些你和表叔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能让表叔这般筹谋,定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我之前之所以没有主动找你们,最大的原因也正是这个,无论表叔想做什么,他如今的位置已经碍了不少人的眼,若是再叫人知道,我与你们有这层关系,难保不会有人忍不住对你们下手。”

    “与其让人时时盯着我们,坏了表叔的事情,倒不如先就这样着,反正只要我们彼此知晓这件事情就行。”

    冯乔也不是迂腐的人,她自然明白邵缙说的目前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爹爹如今掌管了都察院,手里又握着都转运司,永贞帝之所以信任他,不过是因为他膝下无子,冯家如今也没了旁人,他就算有再大的权利也生不出什么野心,可一旦让他知晓,爹爹又联系上了当年翁家的人,甚至翁家的后人还掌管着禁军,控制着宫内防务,恐怕永贞帝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卸了冯蕲州的权,而一旦失了帝王的信任,再想要筹谋其他事情,便再无可能。

    更何况她和爹爹要准备对温家下手,牵一发动全身,此事必定会牵扯到皇室,到时候谁也不能保证所有的事情都能万无一失。

    这个时候,自然不能将翁家牵扯进来。

    冯乔点点头道:“也好,反正不急在一时。”

    邵缙闻言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对了,楚修带给你的信你可看了。”

    冯乔点点头:“看过了,八皇子跟温、柳两家本就不是全无缝隙,如今知道这事,他们之间怕是再难以如初。”

    邵缙说道:“的确是,百里用神仙草的事情做饵,离间他们,昨日陆锋就悄悄下山,替八皇子秘密请了大夫,八皇子已经不再信任温、柳两家,对他们生了疑,你和表叔这边若是有什么打算,便尽快动手。”

    “还有一事,你和表叔需尽早决断,今年年节宫中宫宴,京中三品以上官员,连带其亲属都需入宫,表叔如今膝下无子,以他在陛下跟前的恩宠,陛下届时或许会恩赏于你,借此向表叔昭显恩德,到时候叩谢圣前,众人便都会看到你容貌。”

    “这些年八皇子虽然不常在宫中行走,但知道他样貌之人并不少,就算他因身体原因缺席宫宴,可其他人和陛下却都还在,你和表叔要提前想好应对之策才是。”

    冯乔听着邵缙直言不讳,就知道他怕是对她和萧元竺的事情有所猜测,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想起萧元竺和她相似的长相,冯乔低声道:“我回去后会与爹爹商量。”

    邵缙点到即止,并没有追问冯乔和萧元竺的关系,反而说起了旁的事情。

    邵缙是借宫务回京,如今廖楚修和百里轩都还在城外,那天夜里廖楚修虽然传了字条,但是到底不如邵缙说的清楚,等与邵缙聊了一番之后,冯乔心中更有了成算。

    两人说了许久的话,一直到将近申时,邵缙才先告辞回了宫。

    等着邵缙离开之后,冯乔又坐了一会儿,等到将从邵缙那里知道的事情消化完后,这才带着玲下楼。

    两人走到楼前时,雀云楼的小二连忙迎了上来:“小姐,这是之前那位大人吩咐小的准备的点心,说是让小姐带回去吃。”

    冯乔提着油纸包,拿着晃了晃后忍不住失笑:“这还真是为了追媳妇,不惜成本。”

    玲抿着嘴轻笑了笑,将东西接过之后,这才跟在冯乔身后朝外走去,两人走到雀云楼前时,玲刚想扶着冯乔上马车,谁知道手中动作突然一顿,侧头朝着不远处看了过去。

    “怎么了?”冯乔看她。

    玲低声道:“有人跟着我们。”

    冯乔闻言扬了扬嘴角,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软件下载:能在这个时候跟踪她的,除了那个跟襄王勾结,心心念念记着她,想要看她倒霉的好姐姐外,还会有谁?

    而且今天温家的事情,恐怕也和冯妍,还有她身后的人脱不了干系,襄王想要拉拢温家,却也不想想温家到底烫不烫手,至于冯妍,她还没去找她,她就这么迫不急的撞了上来,冯乔眼底闪过抹厉色,她这一次若再心慈手软,她就不叫冯乔!

    “小姐,可要奴婢去解决了他们?”

    冯乔冷淡道:“解决了干什么,他们既然想跟着,那就跟着好了,我还正愁怎么让她找上门来。”

    冯乔乘车没有直接回去,而是让葛千驾着车在京中晃了一圈,一直走到天色幕黑,这才回了五道巷,等她回去时,冯蕲州也已经回了府。

    冯蕲州坐在屋中,手中捧着冯乔的字帖看着,炉中的炭火将整个屋子都烘的暖融融的。

    冯乔本就怕冷,在外面呆的久了,整个人都冻得脸都有些发白,她任着玲解了披风之后,就直接蹭到了冯蕲州身旁,伸着小手窜进他大手里,嘴里呼出冷气道:“好冷呀爹爹。”

    冯蕲州被她手中的凉意惊着,也不嫌冷,只是皱着眉道:“怎么弄的这么凉,之前派人去了郭家,那边说你早就走了,怎的耽误到了现在?”

    见冯乔伸手就想要朝着碳盆上凑,冯蕲州将她拎了回来,一边替她搓着手,一边说道:“刚受了这么久的凉,别急着凑过去,小心起了冻疮。”

    说完他抬头道:“红绫,去打盆热水进来,让小姐泡泡手。”

    红绫脆生生的应了一声后,就连忙出去打水,而冯乔见着冯蕲州小心翼翼捧着她的手,呵着气替她温手的模样,娇笑着倒在他胳膊上,糯声道:“爹爹,你怎么这么好?”

    冯蕲州失笑,伸手弹了她额头一下:“今天吃了蜜了,嘴巴这么甜?”

    冯乔咯咯直笑,挂在冯蕲州胳膊上蹭了蹭,这才眼角弯弯道抱着他的手糯糯道:“我说真的呀,爹爹这么好,我觉得特别特别幸福。”

    冯蕲州被闺女哄的眉开眼笑,白日里在朝里和那些大臣皇子间的算计疲惫都消散一空,整颗心都像是泡进了糖水里,温温的,软软的,一丝丝的,简直甜进了心坎里。

    冯乔赖在冯蕲州身旁,等着红绫端了热水进来后,她才坐直了身子,将手泡在热水里,一边打着盆里的水渍,一边软软道:“爹爹,你猜猜我今日见着了什么人?”

    冯蕲州好奇:“谁?”

    “翁家的人。”

    冯蕲州脸上瞬间疑惑:“翁家的人?”

    冯乔点点头,却没有直接说邵缙的事情,而是先说起了温家逼亲:“今天在郭家的时候,温家的人合着郭家两个族老,逼着郭姐姐嫁给温禄弦,当时郭老夫人气得够呛,将他们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而且那个御林军统领邵缙,也当场求娶了郭姐姐。”

    冯乔将她今日去了郭家后发生的事情,全数告诉了冯蕲州,冯蕲州虽然之前就知道郭家那边又闹出了乱子,只是事情毕竟发生在郭府里面,当时郭崇真和郭柏衍得了消息走的匆忙,他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却没想到温家的人会这么下作,居然会联着郭家族老逼着郭聆思下嫁。

    他原是心中鄙夷温家的人越活越回去了,却不想听到后来,得知邵缙当场求娶郭聆思时,冯蕲州还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这人倒是有担当,可当听到后来,知道邵缙居然是翁家的后人时,忍不住有些愕然。

    “你说邵缙是翁家的后人?”

    冯乔笑道:“爹爹也没想到吧,邵缙是从了母姓,他在翁家排行第七,是祖母的哥哥翁嘉澍的嫡亲孙子。”

    “听邵缙说,他上面还有四个姐姐,两个哥哥,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算起来可是很大一家子人了。”
电脑盘香港六合彩买码网址 北京赛车pk10直播777193官裙 香港六合彩开码 重庆时时彩有假网址吗 2007年香港六合彩特码
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使用技巧经验分享 北京赛车走势分析稳赚群338o80 北京赛车pk10投注技巧 重庆时时彩是公正的吗 北京赛车自注下单软件
北京赛车pk10怎么回本 香港六合彩卡片 重庆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香港六合彩152期开奖 香港六合彩惠泽网站
北京赛车历史开奖记录 231231.comh628.com81789.com红姐图库香港威威特码中心香港六合彩公司香港八仙过海主论坛k99.cn 北京赛车pk10技巧心得 2012香港六合彩开奖历史记录 香港六合彩内幕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