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江南第一媳 > 第408章 欺负我不能生吗?

第408章 欺负我不能生吗?

    王亨先将秋月被杀一事回禀了,说他自追查诚王之死以来,张伯远一直牵连在其中,很是可疑。

    靖康帝忧心道:“一个张伯远没闹清,又出了赵寅藏匿宝藏之事,到底他们谁忠谁奸,或者都不安分?”

    王亨回头看看,见没人,才悄声道:“案情复杂,微臣建议皇上,可密令忠义侯进京……”

    靖康帝听到“忠义侯”三个字,目光大亮,若说眼下军方将领他最相信谁,那必定是忠义侯方无适。别看白虎王一点事没沾上,但皇上依然很忌惮,不敢用林世子。

    他郑重道:“爱卿此去小心,莫要辜负了朕的期望。”

    王亨道:“皇上放心,微臣定不负皇上所托。”

    靖康帝道:“还有威海大将军,朕要宣他进京。”

    王亨目光炯炯道:“是该宣耿将军进京。”他早就怀疑耿忠了,却一直没有任何把柄和线索。

    君臣又商议几句,王亨才出宫。

    出宫后,他没有回家,直奔吏部。

    郭俊调任去荆州这事,他听赵寅说过,到底是谁经手办理的、以什么理由调动,还需要弄明白。

    结果一查,竟是洪飞!

    这可是牵连越来越广了。

    如果有天查到自己亲爹头上,王亨也不会惊讶的,眼下梁心铭不就牵连进来了吗?他第一次觉得脑子不够使。

    王亨与洪飞谈了些什么,无人知晓。

    他回府后,吩咐慕晨思雨打点行装,交代管家打点车马等事,又和王谏在书房秘议一个时辰。

    次日一早,他直接去了朱雀王府。

    圣旨昨天就到达王府,赵寅被禁足。

    王亨来后,问王府总管:“世子呢?”

    总管忙道:“世子一直住在火山的青枫馆。昨天接了旨意后,就上山去了,再没下来过。”

    王亨没有让他去叫赵寅下山来见自己,而是命他带路,引自己去火山见赵寅。

    进入花园,远远的就见火山上绿荫葱茏,毫无“火”的影子,但根据这茂盛的枫林,可以推测秋天漫山红叶的景象,必定像燃烧的火焰山一般,蔚为壮观。

    半山腰的绿荫内,透出粉墙黛瓦。

    青枫馆,此时看来很名副其实。

    院内,赵寅正带着丹丹玩耍:他在前跑,丹丹带一只小狗在后追赶他,女孩笑声和小狗叫声都很稚嫩。

    见了王亨,赵寅毫不惊讶,要丹丹拜见王大人,又对王亨微笑道:“这是我女儿,丹丹。和梁心铭的女儿一般大小。”

    王亨警惕地盯着他好好的提梁心铭做什么?

    赵寅还问他呢:“是不是很可爱?”

    王亨道:“本官觉得世子很可爱。”

    他从未见过这冷肃的沙场勇将露出这柔情的一面,还炫耀女儿,有女儿好了不起吗?欺负他不能生?

    赵寅:“……”

    王亨挑剔地扫了丹丹一眼,觉得没有朝云可爱。朝云小嘴巴可会说了,不像丹丹在外人面前拘谨、严肃,明明是软软的小女孩子,竟和他爹一个神情。

    什么样的爹,教出什么样的女儿。丹丹不如朝云,不是丹丹的错,是她爹比不上朝云的爹。

    赵寅不知他心里贬低自己,伸手请道:“进去坐。”

    说着牵起丹丹,当先向正屋走去。

    王亨在后跟着,一面四下打量,一面问道:“世子好像一点都不慌张,惬意的很呢。”

    赵寅头也不回道:“有王大人在,本世子何须慌张。对王大人的手段,本世子期待的很。”

    王亨道:“世子这是赞本官呢,还是挑衅呢?”

    赵寅将丹丹交给迎上来的丫鬟带走,示意王亨上坐,自己在旁相陪,道:“这个要大人自己去琢磨了。”

    王亨眼神突然锐利,逼视着他道:“本官正琢磨:牛将军和郭俊都是朱雀嫡系,出了这些事,世子可有解释?”

    赵寅沉默了下,才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他们最先出自朱雀王麾下,但后来不止待在北疆,也去过西疆和西北边疆,在白虎王麾下和玄武王麾下效力过。”

    王亨道:“你的意思是?”

    赵寅道:“军中这一规定,确实能杜绝一方将领豢养私兵,然一旦出事,也让情势变得更复杂,难分敌我。”

    王亨道:“可是郭俊是你派出去的!”

    赵寅道:“对!因为我怀疑牛将军。”

    王亨道:“为何怀疑?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

    赵寅道:“在溟州时。”

    王亨道:“你为何没告诉本官?”

    赵寅道:“只是一丝怀疑,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软件下载:没有任何证据,连捕风捉影都算不上,如何告诉?说了恐怕大人会怀疑本世子居心叵测、误导大人。眼下局面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王亨道:“你让郭俊去荆州做什么?”

    赵寅道:“本世子从溟州回来,特意绕道青华府,去见了牛将军,以言语警告、劝导他。他当时神情挣扎,虽未对我道出真情,却证实了我的某些猜想。我不想打草惊蛇,便将郭俊派去荆州,盼望他想通了,能通过郭俊传递消息给我。我还给他去信,托他照应梁心铭,言语中透露:梁心铭是可以信任的。我自己也在军中调查此事。然我万般小心,还是打草惊蛇了,连累他满门被灭口。”

    王亨道:“你的猜想是什么?”

    赵寅道:“大人自己去查吧。”

    王亨不悦地蹙眉。

    赵寅道:“本世子自己的嫌疑还没洗清呢,又指控别人,岂不让案情更复杂?况且,就算我说了,大人也不会相信,还是要去查证。大人就不怕被我误导了方向?”

    王亨道:“本官自能分辨。你说!”

    赵寅道:“大人可去查一查牛将军的夫人。”余下的,他就不肯再多说了。

    王亨也没再问,告辞了。

    回去后,立即动身启程。

    昨天傍晚,苏熙澈落衙回府,才在书房坐定,苏莫琳就赶来了,询问父亲,朝廷是如何处置赵寅的。

    苏熙澈看着女儿一脸急切的模样,眼前浮现王亨和靖康帝看他疑惑的眼神,不由烦躁他这还没替赵寅说情呢,只是没及时拿出主张,就被人怀疑袒护赵寅;要是他再出面替赵寅说情,哪怕没有私心,别人也会认为他徇私吧?究其根本原因,都是因为女儿和赵寅理不清的关系。

    他深吸一口气,决定今天就把这关系给理清了!

    ********

    美女们,二更求月票!
北京赛车pk10看清走势 北京赛车pk10直播777193官裙 香港六合彩正版图库 重庆时时彩自己做号 香港六合彩开奖特码
香港六合彩网址 赛车pk10制作 74期香港六合彩票开奖 香港六合彩国际公司绝杀二肖 北京赛车的玩法是什么
重庆时时彩托女孩照片 北京赛车pk10投注 北京赛车pk10盘口 北京赛车pk10信微信群 重庆时时彩任意位高手
北京赛车pk10开奖漏洞 重庆时时彩源代码程序 香港六合彩 管家婆 北京赛车历史长龙 北京赛车女郎网红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