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七百零二章 我就靠你了!

第七百零二章 我就靠你了!

    和萧敬先讥讽康乐时说的话一样,因为越千秋派出的那个冷脸卫士心领神会,北燕尚宫将北燕天子六玺献给了太子这一说法在霸州街头不胫而走。

    随着霸州将军刘静玄以及霸州文武属官不少人被紧急召进了太守府,而后亲眼围观了那六枚代表北燕至高皇权的玺印,随着包括之前被小胖子征辟的几个霸州名士以及其他德高望重的当地老儒也被召入太守府验看,原本将信将疑的官民百姓再无怀疑。

    于是,当另外一条小道消息在私底下大肆疯传的时候,大多数人都选择了相信。原因很简单,那条消息事关太子殿下的身世,而且说的是太子殿下的生母不是别人,而是北燕那位已故的文武皇后!

    小胖子本人没有下令禁绝此等流言蜚语,霸州将军刘静玄也对此保持沉默,这两位如今霸州名义上和实质上的最高掌权者都如此态度,就连原本对流言嗤之以鼻的极少数人也有些犯嘀咕。更何况,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细细想一想就能发现一个很说得通的理由。

    如果太子殿下和北燕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北燕尚宫会把北燕天子六玺送来?

    和民间的津津乐道相比,尽管小胖子默许了流言的疯传,可他本人却是虎着脸一点都不高兴。从前他有多喜欢和萧敬先凑到一起,现在就有多躲着萧敬先。那晋王舅舅四个字更是绝口不再提起,就仿佛是曾经黏着长辈的孩子突然意识到自己该长大了一般。

    在霸州城上下一片不知道是该振奋还是该嘀咕的诡异气氛之中,严诩打散分派的第一拨小分队终于风尘仆仆赶到了。算算时间,整整比小胖子一行人晚了六天。对于这样的结果,之前赶路时一度叫苦连天的小胖子大为高兴,二话不说在太守府正堂召见了这七十余人。

    虽说他真正熟悉的,也就是这其中那些来自武英馆的姑娘们,可他并没有表现得厚此薄彼,对那些侍卫马军和玄龙司校尉的幸运者们很是勉励了一番,于是收获了一大堆感激涕零发誓效死的部属。而等到好话说完,太子殿下方才发现了另外一件棘手的事情。

    这可是七十多号人,太守府中倒是勉强够安置,毕竟张牵一送去金陵,那些家眷慌忙启程跟着去金陵打点还来不及,后院空出了很多空屋子,可接下来一拨一拨的人加在一块,还有七八百人,想也知道太守府中绝对安置不下!

    有些头痛的小胖子还不能表露出来,反而笑容可掬地说:“你们既然是第一拨到的人,接下来就休整一下,暂且安置在……”

    见小胖子不可避免地卡壳了,越千秋又好气又好笑,却是不慌不忙地开口接过了话茬。

    “这太守府后院如今都空着,虽说有刘将军拨付的霸州军精锐入驻,但要说卫护太子殿下安全,自然还是侍卫马军和玄龙校尉更加精到。各位虽说身心俱疲,却未必乐意就这么休整,不若根据太守府地形制定出防戍计划来。除却内书房周围四个院子划归太子卫率府,其他的怎么分派,还请各位先斟酌。”

    初来乍到的人们确实是身体疲劳,精神亢奋,可真的要就这么去休息,他们也确实不那么甘心。毕竟,难得的和当今储君这么近,谁不希望表现一下?于是,越千秋的这番话,立时戳中了他们心底最渴望的东西。随着轰然应喏声响起,听得出来,每个人都很高兴。

    小胖子也同样很高兴,顺着越千秋的话往下说道:“你们既然第一批抵达,那么,你们有资格自己选取最合适的地方驻扎!这是对你们的奖励!”

    有了太子殿下一句话,原本还有最后一点疑虑的侍卫马军和玄龙司的两个军官亦是喜上眉梢。想也知道,他们一定会选择距离小胖子最近的那些院落。两个人用比寻常小兵更娴熟而漂亮的礼仪谢过太子殿下的恩赏,随即就召集了自己的下属兴冲冲地出去了。

    虽说路上精诚合作了一把,可眼下既然抵达了霸州,那么就要代表侍卫马军和玄龙司比一比了。毕竟,玄龙司和侍卫马军可不是一路人!再说,如若再不走,自家那些傻大个们就快被那些即便男装,却仍是一个比一个水灵的丫头们把魂勾走了!

    虽说玄龙司的人有些埋怨越千秋身为玄龙将军严诩的亲传弟子却向着外人,可想到人家身为太子左卫率,必得维持表面公平,却也只能无可奈何。

    如此一来,武英馆那几个姑娘们就自然而然地被剩下了。和那些灰头土脸的大男人们相比,即便路上条件艰苦,时间又急,可男装打扮的她们哪怕不可能光彩照人,却也拾掇得还精精神神,此时宋蒹葭便笑吟吟地第一个开头说道:“太子殿下就不奖励我们?”

    说实话,越千秋真心没想到先到的竟然是姑娘们。虽说他把庆丰年和小猴子带了出来,刘方圆和戴展宁因为和严诩在一起,目标太大,容易被沿途州县官员拖后腿,可神弓门的慕冉和白莲宗周霁月那两个徒弟以及武英馆其他少年们却也不是吃素的。

    怎么就被宋蒹葭她们一群女扮男装的丫头们给占了先?

    他正在那寻思的时候,被问到的小胖子已经是笑了起来:“宋姑娘你们这么厉害,当然有奖励!我之前不是说,拿出我那武库里的好东西作为奖励吗?现在我就可以答应你们,任凭你们到那儿去选武器!如果你们擅长的武器我那没有,我就去找父皇,绝不会亏待你们!”

    小胖子这一说,众人顿时大喜。令祝儿就第一个大大方方地开口提出了要求:“我要一把好弓!我这把够用了,倒是庆师兄最近力气见涨,原来的那把弓不太够用了,我要是得了就转赠给他。”

    “我的剑已经不错了,我要两把手里剑……”

    “红葭你个没出息的丫头,手里剑这种暗器也好意思冲太子殿下去要!”

    “姐姐,最合适的才是最好的……再说狮子大开口那也对不起太子殿下好意不是吗?咱们又没干什么,只不过拉着那些傻大个用了巧计而已,否则怎么可能第一批赶到霸州!”

    听着这吵吵嚷嚷,越千秋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待想开口提醒她们好歹节制点,可发现小胖子正笑意盈盈地在那看热闹,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虽说理论上不可能,但万一小胖子和她们抬头不见低头见,于是日久生情,武门中迸出个飞上枝头的金凤凰,那也说不准。

    小胖子他是不指望了,从小到大怼了无数次,哪怕意思是好的,也难保人家不记仇。万一再得罪个未来皇后,他不是自讨苦吃吗?

    就在几个人还在继续吵吵闹闹的时候,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软件下载:心不在焉的越千秋突然捕捉到了一个名字,这才猛然回过神来,连忙尽力去听她们那看似琐碎的谈话。

    “程芊芊还挺厉害的,居然能料准那些地方官会死缠烂打不放,出主意让蒹葭扮成出嫁的新娘子,我们扮成她的送嫁兄弟,其他的人扮成送亲的队伍,一路上紧赶慢赶,过了最初那几座城池,后来就不用假装了,走得那叫一个顺利!”

    “她就可怜了,跟着严将军走,绝对要落到最后一个到!”

    不止越千秋,小胖子也听到了自己非常忌讳的那个名字。尤其是当他听到程芊芊竟然给姑娘们出了那样一个只有她们能够施行的主意,于是让她们这一帮人马能够快速抵达,他更是空前纠结了起来。

    一面觉得自己从前果然同情错了人,那确实就是个工于心计的女人,一面却又觉得如果不是她那样聪明,也不可能在程家那种虎狼窝活得好好的。看看裴宝儿不就知道了吗?

    不过,对比裴宝儿和程芊芊两个人那卑劣的父亲,他那父皇实在是对他很好很好……

    越千秋没有他心通,因此当然不会知道,小胖子的联想之丰富,能够从程芊芊想到裴宝儿,能够从裴宝儿想到皇帝的父爱……他只是比较忌惮程芊芊那个女人,因此立刻岔开了话题:“宋师妹,霁月这个太子右卫率天天忙得脚不沾地,有你们帮忙,她就能松口气了……”

    他话音刚落,立刻引来了几个女孩子齐刷刷一个白眼。素来是周宗主亲卫队第一号成员的宋蒹葭更是恶狠狠地嚷嚷道:“就你最会压榨周姐姐!肯定是你,把脏活累活全都推给周姐姐去做,还美其名曰能者多劳!”

    刚刚还在胡思乱想的小胖子难得看到越千秋吃瘪,顿时为之大乐:“对对对,宋姑娘说得一点不错,千秋惯会把事情推给别人。你们既然来了,那就陪着周姐姐好好逛逛霸州城,她这几天太累了。至于做事的人,嗯,有千秋就够了!”

    “太子殿下英明!”

    眼见姑娘们齐刷刷一声称颂,小胖子乐不可支,越千秋不禁啼笑皆非。之前周霁月对小胖子还坦白了跟踪刘静玄的事,但越千秋正好漏过了那一截,而听到此事的庆丰年因为周霁月的请求,也没告诉他,所以他并不知道周霁月奔前走后的另外一个理由,只从周霁月口中得知徐浩和越影都来了。

    徐浩被越影克得死死的,他是知道的,而越影他从小的克星,所以他并没有气恼被他留在家里的徐老师竟然被支到了霸州来。至于越影,奉越老太爷之命,那就更不是他能左右的了。所以,他苦中作乐,干脆也就不去想那一茬了。

    如今他想的是,一群闺蜜来了,之前一直都有些心事重重的周霁月理应能够开朗释怀。因此,他并不在意担子突然压到自己身上来了,笑嘻嘻地说:“各位也都是东宫侍卫,好意思把太子右卫率给拉走,让我这个太子左卫率独自干活?”

    “你少来了,我们是奉太子殿下的命令陪太子右卫率大人去散心!”红葭振振有词地反驳了回去,见越千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她才拉了姊妹几个人,嘻嘻哈哈地告退了。而她们丝毫不提小胖子那身世的态度,更是让小胖子觉得很高兴。

    他如今非常庆幸越千秋办了个武英馆,拉了一群迥异于国子监下头其他官学学生的小伙伴,因为和这些人相处下来,他才第一次觉得自己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

    因此,当屋子里再次安静了下来,小胖子的心情明显低落了下来,有气无力地冲着越千秋问道:“霸州官场民间还在议论我的事情吗?刘将军那儿说什么,晋王呢?他好歹说是拿着北燕皇帝的圣旨要回去北燕收兵权,怎么那么优哉游哉的?”

    “你是问我吗?”越千秋似笑非笑反问了一句,见小胖子丢来一个我不问你问谁的气恼眼神,他就一摊手道,“你忘了,连日来在外奔走的是霁月,不是我,联络刘将军的事情也被她抢了过去,我现在的职责除了保护你,没别的事。而且因为我之前还吓唬了几个霸州缙绅,名声不大好,只怕在霸州街头一露面,人就都吓跑了!”

    小胖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早知道今天就该收敛一点的!”

    “谁都知道刘将军是我师伯,你觉得他唱黑脸我唱白脸别人能相信吗?那时候别人都一股脑儿跑我这里央我找你求情,那时候才叫焦头烂额!”越千秋见小胖子这才悻悻闭嘴,他就淡淡地说,“至于萧敬先,他在霸州城闲逛了几天,今天和康乐约架去了。”

    小胖子顿时有些疑惑:“约架?什么是约架?”

    “就是约战。”越千秋换了个古人最熟悉的说法,见小胖子瞬间面色惨变,那担心的表情根本就藏不住,他方才笑吟吟地问道,“怎么,很担心?他才刚走没多久,我们要是追去还来得及。顺便说一句,我早就让小猴子蹑上去了。”

    小胖子挣扎了又挣扎,最终还是关心压倒了别扭,捂着脸瓮声瓮气地说:“叫上宋姑娘她们一声,我们去看看……虽说我不喜欢那个康乐,但到底是她把北燕天子六玺给送了过来。晋王……就更不用说了。对了,再从玄龙司和侍卫马军里挑几个人,省得别人说我只偏袒武英馆。千秋,动作快,我就靠你了!”
香港六合彩103期 北京赛车研究公式 北京赛车pk10怎么玩 2012年香港六合彩开奖纪录 北京赛车冠亚军和值
重庆时时彩骗局有哪些 赛车pk10盛世 09年香港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022期 北京赛车pk10预测版
香港六合彩娱乐资讯 重庆时时彩综合走势折线 香港六合彩免费资料 重庆时时彩的赔率是多少 北京赛车pk10没人制止
搜索香港六合彩公司 北京赛车pk10稳赢追号 今期香港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特码大包围 北京赛车电脑控制原理